无法对症下药

其次,救灾人员第一时间根据民众通报的信息,耗费三个多小时查不出气体成分,无法对症下药,这样的救灾效率也曝露专业不足、应变能力效率大打折扣。再者,如果消防人员能根据冒白烟现象,抱持“料敌从宽、御敌从严”的态度画警戒区,通报要求管线单位关闭阀门,或许死伤不会如此严重。专业不足、轻敌、效率不佳加上连串的疏忽,造成悲惨。

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高雄气爆死伤惨重,除了追究爆炸气体的泄漏来源,整个高雄市地下管线的风险管控和灾变危机处理效率,都是灾害扩大的致命关键。

“我们也很纳闷,箱涵充斥这么大量的丙烯,为何都没发现?”高雄市水利局副局长廖哲民的纳闷也耐人寻味,民众也想问高市府,为何这么多危险气体充斥箱涵却浑然不知?这里的箱涵大到连汽车都能行驶其中,监视及监测系统却完全失能,市府不能只有疑问、没有答案。

当市民在晚间8时46分通报高市府“冒白烟、不明气体”时,一个多小时后水沟盖炸开冒出火花,接着在11时57分连环大爆炸,3个小时的黄金时间任中油、李长荣化工等管线事业单位互踢皮球,连气体成分都辨识不出,令人扼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