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行求助不可能还表述为大瑶村

“她说她是浏阳人,却用普通话和我交流。”同时,陈先生还注意到,女子出示的“证明”是标注为“浏阳市大瑶镇人民政府”的红头文件,内容大致为“兹有我镇大瑶村村民刘小五同志,因家办小型花炮厂,不幸发生爆炸事故,造成一人死亡,两人受伤,财产俱毁,经济损失一百多万元。由于当地政府救助有限,现生活无法维持,经本人多次申请,镇政府研究决定,同意该同志暂时外出求援……”

手持盖有政府及部门公章的“证明”,挨家挨户上门乞讨,这让永安镇的陈先生感到纳闷,“有人给了她钱,但我觉得这个'证明'有问题。”

红网浏阳站11月3日讯(分站记者 李小雷)10月30日上午,永安镇西湖潭村狮潭片来了一名中年女子,她声称自己是浏阳大瑶镇人,因遇到突发变故,需要社会各界援助,并向村民们出示了今年1月份,由浏阳市民政局、大瑶镇政府盖有公章的红头“证明”文件。

“大瑶镇现在根本就没有大瑶村,女子也不愿出示身份证,证明她就是刘小五。”陈先生认为,该女子所持“证明”很有可能是伪造的。

同时,记者也从大瑶镇政府了解到,政府及相关部门不可能为困难群众开具类似红头“证明”文件。

随后,记者与大瑶镇南川社区党支部书记刘红光取得联系。据其介绍,大瑶村早在2003年就并入了南川社区,现行求助不可能还表述为大瑶村,且经过他调查,大瑶片最近几年来并未发生过花炮厂爆炸伤亡事故,“也没有听说过有个叫刘小五的村民。”